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首 页 关于研究会 乡土新视线 乡土风采录 乡土垄上行 乡土文明史 乡土大世界 乡土文化苑 会员之窗 乡情杂志
新闻资讯  会员动态
政策法规  乡土研究
名村名镇  乡贤能人
乡土企业  美丽乡村
乡土产业  乡土物产
乡村旅游  乡村美食
乡土史话  人物春秋
民俗风情  名胜古迹
文化中国  美丽中国
海外乡情  异域风尚
乡土文苑  民间艺人
乡土书画  乡土影像
会员名录  入会须知
会员留言  联系我们
欢迎您来到乡土安徽网!今天是:
乡土大世界  
文化中国
美丽中国
海外乡情
异域风尚
文化中国 >>更多
2014/1/8
2014/1/8
2013/9/26
2013/9/26
2013/9/26
2013/9/26
2013/9/26
2013/9/26
2013/9/26
2013/9/26
2013/9/26
2013/9/26
2013/9/26
2013/9/26
2013/9/26
文化中国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乡土大世界 - 文化中国 

《红楼梦》不是文学典范吗?
日期:2013-9-26  新闻来源: 本站   浏览[1669]

  看了刘勇先生的文章《<红楼梦>并非文学的典范》(原载9月23日《深圳商报》),让我大跌眼镜!如果说,连《红楼梦》都可以从“文学典范”名册中删去,那么,按照该文作者的逻辑,鲁迅前后的一大批举凡让当今读者读起来费劲、看起来头痛、想起来眩晕、记起来混沌的那些中国文学经典,都要统统被打入另册,被驱逐出文学典范的版图了?

  刘勇的文章,让我想起战国楚宋玉的名篇《对楚王问》:“客有歌于郢中者,其始曰:《下里》、《巴人》,国中属而和者数千人。……其为《阳春》、《白雪》,国中属而和者不过数十人”。宋玉的观点很明白:举凡那些通俗易懂的作品,是可以做到“和者数千人”的;而那些高雅艺术、经典名著,有时往往“和者不过数十人”。比如说,屈原的诗篇、鲁迅的杂文、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卡夫卡、加缪的小说等等,读起来都很费解。但我们能由此否定它们的文学典范价值吗?

  王蒙先生说读不下《红楼梦》是读书人的耻辱,窃以为,他说对了一部分,也说错了一部分。在我看来,读书人分很多种,有文化修养较高的,有文化修养一般的,也有文化修养较低的。凡此种种,不一而足。对第一种,他们应该能读懂《红楼梦》,但即便如此,也许其中一部分人会喜爱《红楼梦》,另一部分人则未必喜欢,应该允许和理解这种“不喜欢”;而对文化修养一般或较低,喜欢读通俗、浅显的文学作品的读者,我们也不必以“耻辱”侮辱之,或轻蔑之。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己之所欲,也不必强施于人。何况,马克思早就说过,要欣赏音乐,必须具备欣赏的耳朵。

  回到刘勇的话题。不管读者那边怎样,我觉得不必将气撒在《红楼梦》身上。换言之,《红楼梦》的文学典范地位、文学经典价值,不会因为什么人说了什么而有所改变。《红楼梦》问世两百多年来,已经得到反复的检验、敲打和淘洗,均不减其文学经典之本色。

  晚清著名学者戚蓼生对《红楼梦》的评价是:“写闺房则极其雍肃也,而艳冶已满纸矣;状阀阅则极丰整也,而式微已盈睫矣;写宝玉之淫而痴也,而多情善悟,不减历下琅琊;写黛玉之妒而尖也,而骂爱深怜,不啻桑娥石女。”他还说:“盖声止一声,手止一手,而淫佚贞静,悲戚欢愉,不啻双管齐下也。噫,异矣!”戚蓼生是《红楼梦》问世以来第一个真正能赏识它文笔之奇的人。

  而鲁迅先生对《红楼梦》的评价,可谓经典之论、不刊之论。他在《中国小说史略》中说:“(《红楼梦》)叙述皆存本真,闻见悉所亲历。”“至于说到《红楼梦》的价值,可见在中国的小说中实在是不可多得的。其要点在敢于如实描写,并无讳饰,和前人的小说叙好人完全好,坏人完全坏的,大不相同,所以其中所叙的人物,都是真的人物。总之自有《红楼梦》出来以后,传统的思想和写法都被打破了。——它那文章的旖旎和缠绵,倒是还在其次的事。”关于对《红楼梦》的评价,他用如下八个字进行了高度概括:“正因写实,转成新鲜。”

  著名红学家周汝昌1987年4月在其《〈红楼梦〉——中华民族的一部文化小说》一文中说:《红楼梦》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一部古往今来、绝无仅有的“文化小说”。他说,每当他与西方或外国学者们悟谈时,他总这样对他们说:“如果你想要了解中华民族的文化特点特色,最好的——既最有趣味又最为捷便(具体、真切、生动)的办法就是去读通了《红楼梦》。”

  事实证明,时间必然会使大量文学赝品消失殆尽,但是时间却能够使真正的文学成为经典。而经典是不会衰亡的。比如曹雪芹的《红楼梦》、鲁迅的《阿Q正传》、奥威尔的《一九八四》、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马尔克斯《百年孤独》等等,它们可以战胜时间,经受住一代又一代读者的阅读和检验,带给一代又一代读者感动与震撼。借用郁达夫的话说, 一个没有经典的民族是可悲的民族,而一个拥有经典而不知道爱戴和拥护的民族,则更为可悲一一但愿我们不要成为这样一个可悲的民族!

 


↑TOP
上一篇: 童话到底是什么
下一篇: 佳士得中国内地首拍估值1亿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信息
·笑声又起月亮湾
·他们在不断地 寻找身份的认同
·究竟什么是好翻译
·读读红楼又何妨?
·“天价书”只是营销噱头
·哪位省部级干部拥有四位夫人?
·黄永胜参加彭德怀批斗会感慨:太
·揭秘:唯一拒授上将军衔且得到批
·任志强回忆录首发:这是我的表白
·市收藏协会举办民间青铜器收藏展
·上海作协开大会 王安忆连任主席
·香妃传奇:香妃的墓地里陪葬了什
最新信息 >>更多
2019/4/26
2021/09/15
2021/09/15
2020/9/3
2020/9/3
2020/9/2
2020/9/1
2020/8/31
2020/8/31
民间艺人 >>更多
“亳州剪纸”  王炳华
“柴门大鼓”马云城
“东至花灯”李雨后
 
中国政府网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农业部中国文化部安徽省政府安徽省文化厅安徽省农委安徽社科联安徽省管局
安徽餐饮网中国接待之友安徽省文联安徽新农村中国亳州网中国亳州之友网旅游政务网中国烹饪协会稻香楼

版权所有:安徽省乡土文化研究会
地址:合肥市花园街4号安徽科技大厦4楼 电话:0551-62623919 62670776
皖ICP备13015202号 邮箱:xiangtuwang@163.com 技术支持:数字114